一期一会

あなたが生きている今日は、 誰かが生きたかった明日。

【隨筆】02. 魚

Category: 《 文字 》  
02. 魚

那是個已經不知幾年前的暑夏,
蟬鳴鼓燥的下午,K帶著兩條魚回到家來。

我在那玻璃缸旁像是充滿好奇心的孩子般凝視著牠們許久,
可能是新環境裡,似乎還帶著點生怯,不太敢自在悠游。
兩條橘紅色不知名的觀賞魚,
據K說是在附近的寵物水族量販店買的。
那點暖陽般的橘紅,似是為這單調的房間增了些生氣。

「欸,你覺得要叫什麼名字好啊?」
「名字?哪有人在幫魚取名字的。」
男人真是不懂浪漫。

於是YUKI和SATSUKI就這麼踏入我們的生活。

YUKI的尾鰭綴了點白邊,在水中悠游時彷彿輕飄的裙擺,
和著那柔美的流線,所以就稱牠為YUKI。
另一條臨時也想不到要取什麼名字好,
碰巧我與K的生日都在五月,那就叫SATSUKI吧。

生活依舊似齒輪般轉動著,
偶爾K因為工作的關係晚歸時,就由我照料YUKI和SATSUKI
在夏季的尾端接近時,
我始終認為這樣平凡簡單的生活會持續下去。

入秋的某個夜裡,
像是激發了所有壓力的針刺破了膨脹的氣球,
K甩上了房門,我離開了家,
想逃避眼前那凌亂不堪的生活,
或許是彼此很有默契地知道對方都需要一些冷靜,
那陣子裡我們好似同個城裡互不認識的陌生人,
通訊聯絡淹沒在彼此的冷戰中。

三日後轉涼的假日傍晚,
我用鑰匙輕輕地轉開了門鎖,
夕陽射入地板的橘黃,也透過放在窗邊的魚缸。
YUKI和SATSUKI都還在,
可是空蕩的房裡沒有K的身影。
時間彷彿停在我們爭吵完的那天,毫無改變。

我焦急的尋找他的身影,穿梭於每個房間裡裡外外。
直到打開頂樓陽台的門那刻,望見K一貫抽著菸的背影,
也許K有意識到了我突如其來的出現,但他的倔強不容許他回頭,
我輕躡的走向他,將頭枕上他厚實的背,他將菸捻熄。

我們彼此不說話,
只是靜默地看著夕陽沈落在喧囂城鎮的西緣。
少了餘暉的城,很快地在沒入黑夜前夕點起了爍閃的燈。

「變冷了,我們下樓吧。」
K轉身輕擁了一下,便朝著陽台門口走去。

我曾經對他說,
我很討厭他抽煙時的菸味,
可是啊,
我並不討厭他抽完菸時,沾捻在衣服上和著他的體香。
那味道總是帶給我熟悉感與安心感。

YUKI卻在我們和好幾個禮拜後,
尚未入冬時,率先離開了我們,還有SATSUKI。

看著孤伶伶的SATSUKI,魚缸變得寬敞卻空虛了。

「SATSUKI看起來好孤單。」
「魚的記憶力只有七秒,搞不好牠早就忘了。」
男人果然還是不懂浪漫。

我們的生活裡,越來越是習慣著彼此的存在。
沒有甜言蜜語,沒有節日紀念日,沒有大餐禮物。
一如往常般度過分針秒針轉動的每個瞬間。

二月中飄著細雪的夜裡,
即將入眠的我們,躺在床上望著天花板談天,
K平靜地訴說著,
他想去那座遙遠繁華的都市。
在那裏,有更多機會讓他成長,讓他邁向更高的夢想。
然而,一旦去到了那裡,就沒打算回來了。

那夜我背向他,試圖掩飾內心的不安,
但卻始終難眠,只因為我很清楚明白,

就像魚離不開水般,
我也離不開這座城。


隨著日子一步步的倒數,
房裡屬於K的物品也一件件減少。

四季輪轉,
櫻花瓣落入第一波春雨殘下的水窪裡盪出漣漪。
光禿的枯枝開始冒出了嫩綠的新葉。

送K到車站的途中,我們沒有特別開口說什麼,
就像平常在外散步般簡單的聊著天。
而每踏一步,就邁向別離近些。

直到站在剪票口旁洶湧人潮裡僅存的一小塊空間裡,
我才意識到,這或許是彼此間的最後一面。

K帶著慣常般笑容對我說
「我離開之後有遇到比我好的人就跟他在一起吧。」
我搖了搖頭,他靠上來擁了一下。
熟悉的菸味,彷彿安撫了焦慮的心。

「那我走囉。」
「嗯,路上小心。」

我目送著他轉身走入交匯的人海,
穿越剪票口,
直到背影消失在看不到的遠方。

「再見」太過沈重,
沈重地讓人難以說出口。

除了SATSUKI,
房裡再也沒有關於K的任何痕跡。

別離那天後,
我從沒有哭泣,亦或是說我已經忘了悲傷的情感究竟該如何表達。

每天的日出日落裡,
像是說著即使這座城少了一個人,
生活依舊毫無影響如常般運轉。
但對我來說,這座城彷彿缺了角,卻永遠也補不起。

有時候我會望著SATSUKI發呆一個下午,直到夕陽餘暉消失。
「魚的記憶力只有七秒,搞不好牠早就忘了。」
K說過的話迴盪在我的腦海裡,
我愣愣地望著SATSUKI,
渴望自己如果也能擁有只有七秒的記憶該有多好。

那段時間裡,每當一入夜,
我開始害怕聽見電車駛過的聲音。
單調附著規律節奏的機械音,
彷彿它是帶走我枕邊人的罪孽,
也一併帶走了我靈魂的某個部分,
徒留下寂寞盪響在沈靜的夜裡。

SATSUKI衰弱地病了,
必須要更加費時細心照料牠。
我曾在魚缸前對著牠說,
「你要加油,至少要撐到五月。」

然而,四月末還未走入五月的雨季裡
命運也從我身邊帶走了SATSUKI。

就好似YUKI來不及見到雪,
而SATSUKI也來不及迎接五月。
在我身邊,
K的存在也蕩然無存。

那一刻,
我找回了名為悲傷的情感,
也終於明白流淚是什麼滋味。
才發覺原來那道躺在心頭不痛的傷
早已經潰爛。

再怎麼堅強的人,
總有脆弱的一面
原來被現實擊倒是這麼苦痛,
而我輸得一塌糊塗。

後來,我搬離了我們曾經一起生活的房,
在這座城的其他處落腳。
新的住處再也聽不見電車行駛過的聲音。

多年後,
隨著忙碌的時間流逝下,
我與K漸漸失去了聯繫。

這之間也曾流連於其他男人的懷裡,
但總是無疾而終。
心頭那個曾經潰爛的傷口雖然已經治癒,
但卻留下了一個空缺。
我知道沒有人有辦法補滿那道傷痕。

我望著窗台上的空魚缸,
曾經是YUKI與SATSUKI的家,
裡頭也收藏了許多關於K的回憶。

於是,我又開始養魚了。

而這次,一隻就足夠。
與YUKI和SATSUKI不同的是,
牠是隻橘紅與雪白相間的魚,叫LOCK。

彷彿想將那些回憶鎖上,
也一併將心頭的空缺給帶上鎖,
鎖之內再也沒有人能碰觸,
至於開鎖鑰匙,我想就留給K吧。

會不會有天,
連我自己也忘了這個上鎖的地方?

窗外今天的天空依舊湛藍,
冬季的暖陽透過魚缸,
將水紋波光不規則刻在地板上。

一絲風捎來,
空氣中再也嗅不到那股熟悉的菸味。





<完>


*可能是後記*

暌違3年的隨筆文

有些情緒無法很直率地說出來
於是我想就藉這個故事抒發

我是個不太常用第一人稱來寫作的人,
但這篇帶有一些紀念性,
所以我想還是以第一人稱最適切吧

裡面有些是真實的
不知道多年後再回來看這篇會是怎麼樣的心情。

總之,謝謝看完的你

PS:我好像很喜歡寫關於離別的故事.....


此篇獻給過去曾經在我心頭占有一席的人,
就算人生再重來一次,我還是會選擇相遇,

只是該向過去告別,我是該向前進了。

題目 : 小說創作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管理人

スズ

Author:スズ

◎文章如果不錯的話請不吝給個拍,我會非常感謝你優

◎站內個人創作嚴禁抄襲 / 改寫 / 轉載

翻譯部分若想轉載或使用請於文末下方留言告知,並附上譯者名字與原文出處,謝謝合作

◎本站原作部分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成分
*日本のバンド*
RADWIMPS、サカナクション

*台湾のバンド*
那我懂你意思了、Silverbus、驢子耳朵



*LIVE参戦歴→こちら
搜尋欄
Welcome
free counters